欢迎访问华阳河农场!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今天是:
洪水击不倒抗洪的意志——华阳河农场公司长江同马大堤抗洪侧记
浏览次数:659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4-07-10

 

长江同马大堤第45号棚防汛段.JPG

 

长江同马大堤第45号棚防汛段

进入7月,长江水位持续暴涨,长江干流宿松县汇口站水位最高达21.45米,超警戒水位1.65米。宿松县防指及时启动三级应急响应,华阳河农场公司在5公里责任段中已迎击洪水的3公里堤段上,设立三个临时“帐篷党支部”,组织63名防汛人员,坚持24小时不间断、拉网式巡堤查险。与此同时,华阳河湖泊群下仓埠水位达15.32米,华阳河农场公司95公里内湖大堤全线超设防水位0.32米,其中34公里蓄滞洪区建设大堤在建工程提级管理超警戒水位0.32米,农场面临前江后湖“两线”作战,腹背遭遇洪水夹击,防汛任务异常艰巨。关键时刻,一大批党员干部、退休职工、社区居民和青年学生响应农场公司“积极参加防汛抗洪志愿服务”的倡议,主动报名参战、迎战洪水,尽心尽责守护着家园。

青年学生参加防汛.JPG

青年学生参加防汛

“只要有洪水,我就来查险”

“农场位置低洼,不管是长江大堤还是湖堤,一旦溃破,首先受灾的就是我们自己的家园,只要有洪水,我会克服一切困难,参加巡堤查险!”烈日下,臂戴“防汛巡查”红袖章、手执铁锹的巡堤人员周华萍说。

现年52岁的周华萍是华阳河农场公司第三农业分场的退休女工,曾荣获“安庆市劳动模范”荣誉称号,2020年曾参加过长江大堤防汛。2023年初,华阳河蓄滞洪区大堤建设需要征用一些土地,有些承租人员不理解,征用难度较大。她二话没说,积极配合分场,为群众带了一个好头。

周华萍说,以前长江大堤防汛不安排女同志参加。后来,随着一大批老同志退休,年轻人外出务工,女同志才逐渐走上江堤防汛一线。防汛就是保卫自己的家园,每次上江堤防汛,都是按要求认真巡堤查险,女同志的细心绝不输男同胞。

大堤上白天热浪滚滚,酷暑难耐,巡堤很不是滋味,周华萍却总是克服困难、认真查险。值完白天班次回到社区后,她又主动四处张罗,动员隔壁邻居一起上江堤。

“别人排一个班次,她坚持值了三四个班。周华萍不光是巡堤查险认真仔细,自她和女同志一起上堤后,我们防汛棚的环境整洁多了。”第45号防汛棚责任人、第三农业分场党支部副书记肖文华说。

朱设平在晚班交接前,单独巡堤一趟.JPG

朱设平在晚班交接前,单独巡堤一趟

“站好最后一班岗”

第45号防汛棚夜班带班人朱设平今年刚满60岁,7月底就要退休了。6月28日,长江同马大堤上人时,三分场考虑他年龄较大,而且马上就要退休了,就没有安排他具体的防汛任务。

朱设平听到工作安排后,立即表态要求到江堤巡堤查险,坚决站好最后一班岗。在查堤时,他总是吃苦在前,把最艰难的巡查路线留给自己,要求大家认真巡堤,他常说“险情就在脚下。”

“他工作责任心强,每天晚上接班和第二天清晨交班,他都要单独巡查一趟,做到心中有数。”第三农业分场党支部副书记肖文华说。

夜间的战场上,不仅要与汹涌的洪水战斗,还要防止蚊虫的叮咬和毒蛇的袭击。大堤下的草丛、石缝中都是蛇的藏身处所,一不小心惊扰到它们,就会受到攻击。

“我们这一带有一种‘土斑蛇’,它的色泽和土斑一样,不容易发现,咬到人会有生命危险,夜间巡堤时都要穿长靴长裤,尽量减少裸露的皮肤。”朱设平说。

“我生在农场、长在农场,守护家园是我的责任,我会带好班、查好堤,尽职尽责站好自己最后一班岗。”朱设平对自己退休前的防汛工作给出了这样的定义。

石绍焦把烧好的饭菜送到防汛棚.JPG

石绍焦把烧好的饭菜送到防汛棚

“我不来,谁来!”

现年61岁的石绍焦是农场退休职工,家中经营了一个饭店,原本生活就忙忙碌碌,今年的长江防汛,又给他增添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

第46号防汛工棚每天有17个人轮流值班,一日三餐得有人照应。保障46号防汛工棚一日三餐的重任都落到了石绍焦一个人身上。“清晨就要去买菜,锅上一把、锅下一把,切菜配菜送饭,还要洗洗涮涮,确实需要连轴转。”石绍焦说。

但他从未有过一句怨言,他说:“江堤防汛,我也帮不上大的忙,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只要身体允许,我将坚持到防汛结束。”原来,石绍焦的身体面临更严峻的挑战,近年来他总觉得身体乏力,经常头晕,后经医院诊断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

“每个家庭都要生活,在家搭把手也能减轻家庭的压力,但得知大堤缺人的消息,他自告奋勇,义务上堤保障46号防汛工棚17个值守人员的一日三餐,真的很不容易。”46号防汛棚白班带队刘为民说,“现在气温高,他担心买回的菜变质,就把家中的冰箱运到了江堤”

“你身体不好,也可以不来参加江堤防汛呀。”“不是我想来防汛,二分场江堤防汛人员紧张,如果我不来,大家都不来,谁来呢?”石绍焦坚定地说道。

石绍焦每天早晨5点半准时起床,开始准备早餐和一天的饭菜,晚上要忙到8点多钟才能回家休息。“他有病不能累着,一日三餐,在大堤脚下租房烧饭,还要送到防汛棚,我真担心他病倒在江堤上。”夜班带队王克富说。

笔者在大堤上遇到46号防汛棚责任人、第二农业分场党支部书记江学军,向他问起石绍焦情况,江学军说:“值守长江大堤是义务防汛,我在大堤上负责,如果我不动员亲属参加,我又怎么去动员别人?”

正是这种无形的感召,住在农场场直社区已放暑假的复兴小学朱华凤老师上堤了,在中国科学院大学读研的李喆同学也上堤了……

王跃武带领防汛人员巡堤查险.JPG

王跃武带领防汛人员巡堤查险

“守护好大堤是我的职责”

“对堤防内外侧风险范围内实施不间断巡查,烈日、深夜、暴雨等时段巡查不可放松……”7月9日上午,笔者走进长江同马大堤47号防汛棚时,该堤段防汛责任人王跃武正在给当天接班的防汛人员强调防汛纪律,集中学习巡堤查险办法。

现年58岁的王跃武是华阳河农场公司第一农业分场的党支部书记,有几十年的防汛经验。6月28日,宿松县长江同马大堤启动防汛三级应急响应,他成为47号防汛棚的责任人。

江堤防汛人员白天以社区居民、志愿者和青年学生为主,晚上以承租土地的人员为主,轮流排班,人员变动较大,每天早班和晚班对巡堤查险人员进行防汛制度学习、防汛纪律教育,召开工作例会和临时党支部会议成为防洪工作一天的开始。

巡堤查险人员每天两班倒,实行早七点晚七点交接班制度。王跃武作为工棚负责人,还要负责白天带班,经常早晨5点就赶到现场,第一时间了解夜间巡堤情况和长江水位变化,并根据当天巡堤人员的身体状况安排他们的工作;晚上不仅要给夜班巡堤人员召开工作例会,还要带领夜班人员到各散浸点实地察看,讲解如何观察,遇到新问题如何处理,常常工作到夜晚11点才交班。

“为了让防汛人员值班中途能够更好地休息,王书记每天清早第一个来,防汛棚里的板凳桌椅坏了,都是他维修,电风扇也是他从家中带来的。”第一农业分场防汛人员许胜华说。

2020年长江大水,47号防汛棚责任段发现一村民家的水井管涌险情,王跃武第一时间向防汛指挥部报告,并根据安排,组织20余人的抢险队及时处理了险情。他又带领人员对范围内的70多户水井和老式厕所进行了彻底排查。

“大堤上的险工险段,他比我们还清楚。”第一农业分场场长石野兵说,“王书记在江堤上坚持这么长时间,没有换过一天班,我几次要换他下来休息两天,他却说,湖堤防汛任务重,分场还要搞生产自救,要求坚持到最后。”

气温高、时间长,防汛人员容易疲劳,会产生厌战情绪,他就苦口婆心加以劝导,反复强调防汛纪律。他在检查时,发现值班人员不规范巡堤,就当面批评,要求改正。

“让党旗在同马大堤上飘扬,让党员徽章在大堤上闪亮,守护好大堤是我的职责。”王跃武说。47号工棚巡堤查险规范、记录齐全,得到市县各级检查部门的肯定。

堤外的江水一望无际,波涛汹涌;堤内是万家灯火和良田万顷;在防汛抢险的关键时刻,有一群舍小家保大家,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放在第一位的抗洪战士,他们在“帐篷党支部”的带领下,挥洒汗水,守护家园;他们有一份热,发一份光,毅然迎战洪水;他们勇敢抗击风浪,守护江河安澜;他们是长江同马大堤上一道最亮丽的洪水冲不破的防线。(撰稿李龙 审稿徐和兴)